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洪荒少年猎艳录251-300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洪荒少年猎艳录251-300章

作者:天地23 字数:428000 链接:thread-4790234-1-1.

第251 章朋友的母亲

从公园里出来后,昊天把薛娜娜送回家里,就跟苏芳菲告辞离开了,本来他 打算打电话叫妈妈柳雨欣来接他,当他拿出手机时,手机却响了起来,昊天按下 接听键,问道:「喂,哪位,我是昊天。」

「昊天啊!我是马杰啊!听说你今天回家了,等会有个节目,你去不去?」 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昊天从记忆中知道这个人是这具肉体身前唯一的一个朋友, 也是东海市马氏集团的公子。

在昊天的记忆中,马杰是唯一一个没有看不起他的人,也是他在学校唯一的 一个朋友,昊天抬头看了看现在天色还早,于是他说道:「阿杰,你来接我吧!」 说完他把地址告诉了马杰。

「好的!」手机里的马杰应了一声就挂了,而昊天就在这里等着,不一会儿, 只见一辆跑车开了过来,一个长得瘦小,留着平板头的少年走下了车,这人正是 马杰。

马杰看到昊天,走过去与他拥抱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听说你被一个流氓 捅了一刀,可如今看你生龙活虎的样子,看来你的伤已经好了。」

「呵呵!」昊天笑了笑,然后岔开了话题说道:「阿杰,你说有节目,是什 么节目呀!」

一说起这个马杰就满脸怒色说道:「昊天,你这几天在医院不知道啊!我们 东海市来了几位北京的公子哥,那是狂妄的不得了啊……」她说了一大堆,最后 才说在今天下午的活动:「今天下午,我们和他们约在地下赛车,这不一听说你 回家了,就来找你了吗?」

赛车?昊天嘴角微扯,虽然他没有开过车,但是在他脑海中可有一大串都是 关于汽车的记忆,而且这具肉体以前也是个赛车高手,昊天整理了一下记忆,很 快就明白了车辆的开法了。

「行!我答应了,北京的公子哥跑到我们东海来,那不是找虐吗?」昊天点 了点头说道。

「有你这位东海车神在,我们还怕他们吗?」马杰听到昊天答应了自己的要 求,高兴极了,赞叹道。

「可我没有车啊!」昊天眉毛又皱了起来说道,他现在还是在读高三,柳雨 欣并没有给他买车。

「你没有我有啊!」马杰显然也是知道昊天的事,他一拍他的肩膀说道: 「走去我家。」

上了车,马杰的家离这不远,很快他们就到了一栋别墅面前,马杰到车库停 好了车,然后和昊天来到门前,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一开门,只见一位美艳妇人坐在沙发上,昊天望去不由得怔住了,一股惊艳 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头如云般微微卷曲的秀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显示出眼前女子的一丝天然不 做作,虽然已经三十七岁,表面看来,顶多不过三十出头,可见豪门贵族的女子, 都是保养有道,容貌要比实际年龄小不少,细长的美貌斜斜入鬓,下方是一对极 有个性的细长凤目,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威严和气势,高挺的琼鼻,一样是细长的 薄薄嘴唇,再配上一副秀灵动人的瓜子脸,十足的一副高雅又隐含内媚的大美人 形象。

美妇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白色的雪纺真丝上衣是那种v 领的设计,脖颈 下露出一片雪白粉腻的肌肤,一点点微细的沟壑暴露在最低点,令人心颤,一对 饱满挺拔的硕乳分量十足,看得昊天暗叫,这种规模的玉乳,虽然称不上是爆乳, 但是手感应该是很丰富了吧?猛然想起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好友的老妈,脸上 刷的抹过了一丝红光。

而她下面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长裙,均匀的褶皱将一双目测很长的腿儿遮盖 得严严实实的,没有任何风光可言,只露出了一对洁白如玉的美足,随意的穿着 一双皮凉鞋,熠熠闪光,惹人遐思。

美妇虽然只是优雅的坐在沙发边,可是隐隐却透射出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高 贵气质,这样的女人,才是男人最想要征服的极品吧?昊天脑海里禁不住又开始 胡思乱想,要是能够把她压在身下,去闻一闻她动人的幽香,该是一件多么美妙 的事情啊?

那美妇从沙发上站起来,一看昊天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俏脸一红,说道: 「原来是昊天来了,快来坐。」

「妈,不用,等会我和昊天还要出去了,对了,我们车库的奔驰钥匙在哪里 啊!」马杰对着那美妇问道。

「你这孩子,问这个干嘛!」美妇说道。

「妈,我和昊天,打算要去商场买衣服,所以借车用用。」马杰说道。

「哦,这样啊!在二楼你爸的柜子里面,你去拿吧!」美妇点了点头说道。

「谢了,妈!」马杰说着就上楼拿钥匙了。

「昊天,你先坐下,我去给你倒杯茶喝。」那美妇李婉芬对昊天说道。

「好的,伯母!」昊天坐在沙发上,一边说一边盯着李婉芬的背影看,从她 那修长苗条的身段来看,无论是谁也不会相信她生育了儿女,更加难得的是她身 上那种成熟性感的气质再配上她那艳丽的姿色,实在是一个吸引男人的女人。

昊天越看越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冲动的欲望,可是他还是觉得有些害怕,从 她的身上不仅让他又想起了与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李思宁来,她的身体是勾动他 体内冲动欲望的源泉,现在李婉芬也是和她一样,有着令男人有冲动欲望的成熟 女人,昊天越看越觉得惹火,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沉重起来。

听着身后昊天传来的沉重呼吸声,李婉芬的心莫名的加快跳动起来,她用眼 角看见昊天那有些痴呆的眼神,粉脸也羞红起来,可她是个聪明人,当然能够感 受到昊天此时的心态,在感觉到一份羞涩的同时,不仅为自己依然能够吸引到他 的眼神,这种荣誉感而有些欢喜。

李婉芬倒了杯茶,递给昊天面前,轻声问道:「昊天,我听说,你受伤住院 了。」

「嗯!伯母,是的,不过现在好了。」昊天接过茶,又在李婉芬白嫩的玉手 上,摸了摸说道。

李婉芬纤纤玉手被昊天侵袭,娇躯轻轻一颤,转过身躯,去拿给自己倒好的 茶道:「哦,好了就好,以后你要小心点」

昊天从沙发上站起来,上前了两步,口中答应着:「哦,我知道了,谢谢伯 母关心。」说完他又上前了两步,离李婉芬只有一步之远了,但就是这样的距离, 他也能闻到了从李婉芬身上不断传来的那诱人的成熟妇人特有的体香,这让昊天 身体内的那种冲动欲望也越来越盛了。

李婉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她仿佛感觉到了昊天那沉重的呼吸打在了自己粉 嫩的颈脖之上,不由的粉脸更红,心跳更快起来,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心会突 然跳得这么快,自己是昊天的长辈,怎么还会有那种奇异的感觉,这显得有些不 正常了。

李婉芬心里想着,她手上的茶杯一个没有拿稳,不小心掉了一个,李婉芬本 能的往后一退想要去拾起茶杯,却不料昊天已是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了,她这一 后退正好将身体投入了昊天的怀里。

「啊!」李婉芬有些惊慌失措的低声叫了一声,昊天却是很主动的搂住成熟 美妇李婉芬香艳满溢的娇躯,只觉得她的身体柔软之级,又香又滑,令他那胯下 的巨龙猛的一下结结实实的顶在了美妇的玉臀之上。

李婉芬满脸羞红之色,想要从昊天的怀里出来,却觉得自己的身体竟然酥软 的没有一丝力气,这让她不禁又羞又急,娇喘声也更大了。

「伯母,你身上好香啊!」昊天吸了吸鼻子由衷的说道。

他的话顿时让李婉芬更加觉得羞燥难堪,轻声娇嗔着:「昊天,快放开伯母!」 话虽是如此说,但她的身体却是没有要离开昊天怀抱的意思。

昊天瞧着李婉芬没有挣扎,也就没有听她的,反而将她的娇躯搂得更加紧了 一些,有些激动的说道:「伯母,我不放!」

李婉芬斜眼看着昊天搂着自己的摸样,觉得只有亲密男女之间才会做出的动 作,此刻就在她和昊天之间发生了,这种禁忌的春情让她体内的原始欲,望被一 下子无情的勾勒出来。

昊天一看怀中的成熟妇人李婉芬没有非但没有制止自己的意思,还有些默许 的味道,不由得心花怒放,一手紧搂着她纤腰,一手则有些不规矩起来。

李婉芬感觉昊天的手往自己的双峰按去,吓得她吓得她本能的缩身弯腰,想 要躲开,可她这一弯腰,昊天胯下那坚强的毒龙便更加顶入她的玉臀之间,那种 如触电般的感觉让她又不禁的挺胸抬臀想要离开,却正好被昊天的一只色手握住 了她那高高挺起的丰满玉女峰。

「啊!」美妇李婉芬又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叫声:「不可以的,昊天,快放开 我!」虽然她的嘴里在说着不要,可是她的心还有她的身体却完全出卖了她,昊 天火热的身体和温柔的爱抚让李婉芬觉得自己体内那股春情不能受控制了,从下 身蜜原深处的花心里开始不断的往处涌泄着爱的潮水,一种近乎高潮的快感让她 觉得自己的内裤底部被完全打湿了。

自从进入这间别墅开始,昊天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李婉芬的身体,对于这个 成熟美艳的妇人,他只看一眼便想要占有她,尤其是现在,他只觉得美妇李婉芬 胸前的玉女峰是如此的柔软,那种抚摸的手感让他快要完全失控了,同时从她身 上传来的那种成,熟香味越来越浓,让昊天有些情不自禁的歪头吻住了美妇人雪 白娇嫩的颈脖子。

被昊天如此搂抱爱抚亲吻,这让李婉芬也快感觉失控了,自从生下马杰之后, 她便没有再和丈夫同过房,更加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快乐,而正值女人最渴望快 乐的时期没有得到快乐,那是一种多么深的伤害呀,现在她的身体就好象一座被 封闭的泉水,一旦出现一丝小小的缺口,那泉水便会不停的往外冒。

李婉芬的呻吟声赐予了昊天更大的勇气,他用手将美妇人的螓首慢慢转向自 己,然后深情的吻住了她那红润如樱桃的小嘴,当他的舌头轻尔易举的顶开美妇 人李婉芬洁白的银牙之时,她那条娇嫩的小香舌便主动的送入了昊天的嘴里,任 由他吸吮着自己甜美的芳汁。

当昊天将李婉芬的娇躯慢慢往沙发上推倒之时,李婉芬便感觉到了一种异样 的刺激与兴奋,昊天极富技巧的舌吻让她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而他那不停爱抚 自己身子的色手更是让李婉芬心跳加快,好象就要跳出心房来一样,一种久违的 快感象洪水一样不停的冲击着她的心灵。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这突如其来的打扰让昊天和李 婉芬都象受惊的小鸟,快速的分离了,李婉芬羞涩无比的站桌子前去假装泡茶, 而昊天则拿起一杯茶,坐在沙发上,假装品茶。

「昊天,走,我们去逛商场」马杰展出自己手中的钥匙,说道。

「好的,我们走吧!伯母,我们先走了。」昊天心中纵然是舍不得美艳妇人 李婉芬,但是以后的时间多的是,到时再来慢慢调教她。

「嗯,你们快去吧!车开慢点,路上小心。」李婉芬满脸羞涩的不敢去回头 去看儿子马杰,只能强压住狂跳的心房,关心说道。

楼下车库里,一辆黑色的奔驰slk 级敞篷跑车静静的停在哪里,硬朗前脸延 伸锐利车身线条,新一代直喷引擎搭配着amg 运动套件,激情于心,动感于情。

「怎么样,我爸给我买的车不错吧!」马杰见昊天眼珠子都快瞪掉了,不由 得意问道。

「是不错!」昊天手从车头沿着硬朗车身线条摸到车尾,口中赞叹说道。

「嘿嘿!」马杰得意一笑:「走,哥我带你去兜风。」说完便坐上驾驶位, 等昊天坐好后,直线飚了出去。

第252 章四个小美女

马杰和那些北京公子哥们约好的地点是在四环高架桥下面一个废弃的场地里, 根据以前的记忆,这里四通八达,周围没有什么人家,据说是东海飙车党的根据 地,玩飙车的人都知道这里。

等马杰开着车到了那里后,白天空荡荡的场地上这时候已经是挤满了各式各 样的跑车,不知道何时已经耸立起两个巨大的音响,各种动感的音乐飘了过来, 场子中央围着很多人,不时有跑车发动的嗡嗡的轰鸣声传过来。现场简直是热闹 极了。

驾驶着车的马杰特别的兴奋,在一处空地上停好车,一手把昊天拉出车门, 现场不时的有跑车出发,前面都有人摇旗计时,估计又是一场赌赛。

这个时候昊天这才注意到了,现在的车都是清一色的跑车,越野车,这些车 都是过百万的跑车,其中不乏保时捷,法拉利这样的顶级跑车,看的昊天是心痒 难耐。

「昊天,我去把狂飙喊来。」马杰说道。

「嗯嗯,你去吧!」昊天点了点头,狂飙是这个地下赛车场的老大,但他眼 中就是个渣渣。

不一会儿,马杰便拉着一个身体强壮,留着个寸头的男人过来:「这是狂飙, 这是昊天。」

「噢噢,原来是我们东海龙头企业总裁的儿子,李公子,您好,真没有想到 你竟然碰见了您了。」狂飙伸出手态度恭敬说着。

「我也是久仰彪哥大名啊!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彪哥你当初在东海打天 下的时候,我还在跟小姑娘玩过家家呢?」所谓你给我脸,我也给你脸,昊天伸 手跟狂飙握了一下也是满口赞扬。

「李公子说笑了!」狂飙对于昊天的话是听得心飞扬,口中说道:「您叫我 一声小彪就可以了,叫彪哥我实在是担当不起」

说话间,四辆法拉第跑车呼啸而来,唰的一声急刹车,停在了场地中央,咔 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四个十六七八岁的少年,那四个少年全都挽着一个染着各 种颜色头发的少女。

「昊天,这就是我说的那四个北京来的公子哥。」马杰看着那四辆法拉第眼 睛直冒火,口中破不是滋味说道。

听了马杰的话,昊天嘴角微翘口中说道:「阿杰,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少了女 人哪!」

「咦,都怪我,你看我都忘记了,我马上叫狂飙安排!」马杰一拍额头,说 着就要去找狂飙。

「不用。」昊天半眯着双眸,目光直射着那四个公子哥:「这里不是有现成 的吗?」

「昊天,你是说……」马杰说道。

昊天理了理衣服,嘴角涌起带着邪邪坏意的微笑,迈着脚步向那些公子哥走 来,片刻的工夫,便来到了那八人面前。

那四个公子哥外加上四个非主流少女,看到一个面目英俊的男孩器宇轩昂的 向站在面前,略有些好奇。

「四位美女,可以邀请你们和我去赛车吗?」昊天嘴角略带邪笑问道。

那四个公子哥原来还不知道昊天干嘛呢?一听见原来是跟自己强女的人,心 中怒火大盛,在北京他们虽然算不上是顶级公子哥,但在这个小小的东海市还有 谁敢跟自己比。

只听其中一个公子哥双眼喷火怒喝道:「敢给老子抢女人,给我打。」

等了半天只有却没有看见人上去,正奇怪,不由看去,发现周围的人,不是 看着白云就是和身旁的女人聊天,完全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

「你,你们,孬种!」那个公子哥气的说不出话来,见没人只好自己上了, 捏着拳头就像昊天打来。

可是这个公子哥完全没有武功的底子,哪里是昊天的对手,只见昊天抬起脚 就对着冲过来的公子哥给了他一脚。

「啪!」那个公子哥翻到在地,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

「你……」那四个公子哥虽然不对眼,但昊天踹了其中一个的一脚,就等于 踹了他们四个一脚,那三个心中大怒,对着昊天就冲了过来,其中一个还拿出了 刀子。

一瞬间,空气都变得紧张许多,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把闪着寒光的锋利 刀子上。

不过昊天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是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愚蠢至 极。」在刀子距离自己胸口不足半尺的时候猛然动,左手闪电般的弹出,腕部翻 转,捏在对方持刀手腕上,使力扭动,只听咯的一声响,这人发出一声惨叫,手 腕被硬生生的扭断垂下,弹簧刀向地面掉落下去。

这套动作极快,围观众人都没看清,就见到那公子哥手中的弹簧刀落下,接 着昊天右脚一勾,居然去接那把锋利的刀子,动作潇洒自如,没有一点担心那把 刀子会刺穿自己脚面。

说也奇怪,弹簧刀落在他脚面上的时候,恰好是平放着的,并没有伤及他一 丝一毫,昊天右脚扬起,将刀子踢向半空,随手一抄抓在手中,倏地刺了出去, 又是一声惨叫,弹簧刀扎在公子哥右面肩膀上,刀刃尽入直至刀柄,鲜血喷涌而 出。

那公子哥脸色变得惨白,左手指过来吗,不住的嚎叫,「你敢拿刀扎我,你 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昊天飞起一脚将他踢翻在地,骂道:「少唧唧歪歪的,不放过我又能怎么样, 本少爷等着你,你听好了,我叫昊天,有种你就来找我报仇吧!」

那公子哥躺倒在地,强忍着疼痛不敢再叫唤,生怕出声又要挨揍,面露恐惧 之色,这个少年实在太狠了,好像比自己还有过之,简直是魔鬼一样,太可怕了, 其他三个家伙看到他如此下场,更是吓得魂不附体,眼中露出惊恐的目光,躺在 地上不敢再起来。

一时间,四周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英俊少年身上,心 中充满了疑问。

昊天目光中满是不屑,懒得再看他们,当他上前面对着那四个非主流少女, 脸上的凶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春风一样的微笑道:「没有吓到你们吧?」

「哇!你好厉害啊!」那四个少女眼冒红心,围着昊天齐说道。

「那你们跟我走吧!哥哥,带你们去飙车。」昊天左右各揽着一名少女的纤 腰,带着她们回到了马杰哪里。

「哇!昊天,你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厉害了!」马杰瞧着被美女围着的昊天口 中颇为羡慕道。

「嘿嘿!」昊天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

这时比赛即将开始,大家也都忘记了刚才的事,涌到出发点,五辆跑车已经 并排停在了起始线,等着裁判发信号。

昊天的车上载着四个非主流小美女,本来他是不想让她们上来的,不过这四 个小女孩就是缠着他不放,说什么要见识一下他的风采,再说了,其他人的车上 都有一位美女,他怎么能够没有呢?那多掉他的面子,昊天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

因为昊天把其中一位公子哥给扎伤了,所以这次赛车只有三位公子哥上场, 还有一位当然是狂飙了,他们全都全副武装,连赛车头盔都戴上了,一副职业高 手的模样,反看昊天哪里,休闲装,连手套都没有,业余对职业,大家都纷纷摇 头。

等四位小美女坐进来时,昊天见她们没有没有系上安全带,摇摇头,俯身过 去,拉出了安全带,为她牢牢缚上,做这些动作时,自然和小美女们有点身体上 的接触,一些小便宜当然要占了。

等昊天把最后一位小美女的安全带系好,摸了一把她的大腿,严肃道:「你 们等会可要坐稳了,要是受不了要吐的话,别往车里吐!」然后就不说话了。

四位小美女被昊天莫的脸热心跳,面红耳赤,现在听昊天这么一说,反而『 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中一位名叫陈雪儿小美女拍了拍还在发育的胸,脯担保 道:「天哥,放心吧!我们以前也赛过车,不会这么没用的。」

昊天露出色色的眼神,盯着陈雪儿胸部坏笑道:「不错,不错!」

「坏蛋!」陈雪儿嘟着红唇娇嗔道,看着那红艳性感的樱桃小嘴,昊天心中 一荡,侧过身子,将陈雪儿揽入怀中,重重的吻了下去。

陈雪儿被吓呆了,连放抗的机会都没有,便失守了,被昊天一举夺下,昊天 紧紧的把陈雪儿柔软的娇躯搂在怀中,吻着吸吮着她樱桃小嘴之内的芳香小舌, 贪婪的吞噬着她檀口之内销魂蚀骨的醉人芳汁,那只涩手慢慢的捏向了她隆起来 的胸脯。

「啊!」胸脯的一痛,马上惊醒了被吻的迷离的陈雪儿,她感觉昊天的怀抱 好温暖,好舒服,好像一辈子躺在这里,不过想着车里还有几个姐妹看着自己, 心中羞涩难耐,一把推掉昊天,红着脸低着头,手指在把玩着衣角。

「哇!雪儿,你的初吻被天哥夺了啊!」坐在陈雪儿身后的叫沈晓敏的小美 女,故作惊呼道,听了她的话,陈雪儿更加感到羞涩了,脑袋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快说,快说,被天哥,吻的舒不舒服?」坐在后面的两个小美女也问着。

「小敏,你不是想要知道舒不舒服吗?天哥现在就让你知道。」昊天坏笑着 站起身来,一把搂着沈小敏的柳腰,色手按住她娇嫩的大腿抚,摸揉搓起来,大 嘴对着她的红嘟嘟的嘴唇压了下去。

一种麻酥酥的美妙感觉从昊天温暖的大手和她浑圆的大腿接触之处传向她的 玉腿之间,第一次被男人抚摸,居然是在车里,在三个姐妹的注视下,沈晓敏几 乎压抑不住要喘息出来。

「哇!小敏也被天哥吻了。」另外两个小美女齐齐惊呼道。

「呀!天哥最坏了!」沈晓敏红着脸低下头,依嗫嚅着。

「你们有难同当,有苦同享嘛?天哥,当然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昊天坏笑 着,并且吻了那两个小美女。

经过这一番玩闹,离比赛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昊天从怀中掏出一叠十元面值 的钞票,递给了坐在自己旁边的陈雪儿,看到她疑惑的样子,于是道:「待会帮 我买过路费。」

「哦!」陈雪儿高兴的答应着:「明白。」说完还向昊天打了个『ok』的手 势。

「不行,不行,天哥,你不公平,雪儿有事做,那我们呢?」其他三位小美 女不干了,拉着昊天的手臂撒娇道。

「怎么不行!」陈雪儿一等眼,悍妇般说着:「我是大妇,你们全都是小妇, 不给我,给谁?」陈雪儿在她们之中年纪最大,也是她们的大姐,这么一说,其 她几女抿了抿嘴,不说话。

昊天一听陈雪儿的话,差点喷了出来,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两只大手分别在 她们的脸蛋上摸了一把说道:「放心,不管大妇,小妇,天哥都疼你们」

四个小美女又羞又喜又怕又是心慌意乱,手指玩着衣角,齐齐不说话。

比赛就要开始了,裁判在前面挥舞着旗帜,五辆跑车已经发出「嗡嗡」的轰 鸣声,靠近昊天的跑车里的公子哥瞧见昊天和自己带来的小美女们大大闹闹,心 中怒火飙升,要不是这里不是北京,他们早就叫人砍死昊天了,他们按下车窗, 伸出大拇指,对着昊天朝下比了几下,意思是你输定了。

昊天也摇下车窗,直接伸出中指朝他们比划了一下,意思不言而喻,那几个 公子哥反而被他气个半死,狠狠的盯着昊天,拼命的踩油门,只等裁判发出指令。

随着裁判狂舞手中的旗帜,赌赛正式开始,四辆车一骑绝尘,已经飚了出去, 昊天的奔驰紧跟其后,从四环上五环,路上还有很多岔口,车辆也很多,这次飙 车没有选午夜进行,就是要考究一下比赛车手的技术。

其他四辆车一开始还不敢提速,但此时他们的速度也算很快的了,只见他们 驾驶着跑车在车流中灵活的穿行,他为此沾沾自喜,技术才是最重要的,前面路 口是红灯,他们猛踩刹车,总算停住了,这时候,昊天那辆奔驰却象幽灵一样出 现了,就停在他旁边,车上的女孩们还摇下车窗,朝着他们不停的做鬼脸。

几人的心火更盛了,这时还不能放开速度,所以昊天的奔驰跟得上来是很正 常的,待会一定要甩开他才行,其中一位公子哥暗暗想着,脚又开始机械的踩起 了油门。

昊天看着那些年轻气盛的公子哥们,和这样的人斗,胜之不武啊,他摇摇头, 然后猛的一踩油门,奔驰就象起跑的豹子,一下就冲了出去。

前面还是红灯啊,公子哥顿时傻了,原来昊天刚才抓住了车流的缝隙,直接 就插了过去,他闯红灯了!

被昊天这突然袭击搞蒙了,公子哥下意识的松离合,也跟着飚了出去,可是 已经迟了,昊天刚才风一般的掠过路口,原来正在正常行驶中的车流顿时被突然 插过来的奔驰搞的阵脚大乱,七八辆车堵在了十字路口的中央,有两辆正在对驶 的车还「吻」到了一起。

起步已经落后的跑车飚出去时刚好陷入了车流的包围,被堵在了里面,有的 司机已经伸出头来大骂着那些公子哥,他们一脸铁青的不说话,踩刹车,松离合, 猛打方向盘,总算撤出了包围圈,现场一片混乱。

等他们的车冲出车流的时候,昊天的那辆奔驰早就没了影踪,他们在后面猛 赶,但始终都没有发现奔驰的车影,他的车跑去哪啦,众人奇怪了。

「yeah!天哥,你好棒啊!」陈雪儿她们挥舞着小手,刚才昊天那一手,把 他们给狠狠的甩在了后面,连红灯都闯,她们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有点坏坏 的,喜欢占便宜的天哥了,她们看向昊天的眼神充满了迷恋。

东海三环公路上,一辆奔驰slk 级敞篷跑车,像箭一样快速奔驰着,在其后 一大段距离跟着四辆不同的跑车。

当那些公子哥姗姗回来的时候,昊天在就在地下废弃工厂等了许久,陈雪儿 已经兴奋的把六张过路费的收据交给了裁判,裁判看过之后无奈的宣布昊天赢了。

「昊天啊!你可真厉害,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有本事呢?」马杰在他 身边兴奋的说着,看来从北京那些公子哥来东海确实把他们压得够惨的,昊天淡 淡一笑,没有说话。

「兄弟们,今天昊天帮我们挣回了面子,你说我们是不是要请他吃一顿。」 马杰对着一旁兴奋的东海的公子哥叫喊道。

「是,那当然!」东海的公子哥齐声叫喊着,气势颇为宏大。

「哼!昊天,这次算我们输了,不过你给我们记住,等来到京城,我们要你 好看哼!」北京的公子哥冷哼一声,坐上自己的跑车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