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奴场上的奴姬》(二十三)敌臣献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奴场上的奴姬》(二十三)敌臣献媚
奥伯伦亲王莫尔蒙此刻正大大咧咧地坐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边品尝着美酒
边看着眼前羞红了脸的女孩。  琳蒂斯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与一直以来落魄的打扮不同,这次她似乎做了精
心的修饰,女孩将长发做成卷发,里面身穿丝绸内衣;中间则是由灰色的蕾丝编
织出来的开口紧身胸衣,下身则是由象牙色锦绣和银线编制而成的裙服,还镶了
银色缎子花边;浅灰色毛皮拖鞋,另外头上还戴有月长石发网;以珍珠装饰并用
银线绣有白天鹅家徽的丝制外衣;最后还在身上洒了点柠檬香水,显得成熟性
感,甜腻浓烈。  “这才是公主应有的姿态,高贵而美丽。”莫尔蒙不由地在心中赞叹,“阿
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你终于肯向我低头了。”  他放下酒杯,不动声色地等着,等着对方发言。  琳蒂斯原本清秀的脸庞已经因为羞愧而发红,她紧张地站在门口,双眼死死
盯着地下。虽然共为同盟国成员,但实力强大的奥伯伦吞并阿塞蕾亚之心由来已
久,为此奥伯伦亲王莫尔蒙曾三次向她求婚,不过每一次都遭到断然回绝。为此
两家族还有过不小的积怨,想到如今要低三下四的求助于曾经的敌人,琳蒂斯就
感到一阵窘迫。犹豫半天之后,她才鼓起勇气抬起头。  “绿……绿林骑士团的所有成员都在前几天被一举擒获,在公开场合被斩首
示众……他……他们……”琳蒂斯紧咬着嘴唇,每一个字都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
的。  “继续说下去。”莫尔蒙不紧不慢,悠闲地欣赏着女孩的窘迫模样。  琳蒂斯为难地看了他一眼,脸更红了,“他们……嗯,他们都是阿塞蕾亚的
旧部和重臣,也是我……我复国和逃亡……的最大依托……如今……”她吞吞吐
吐地说道。  “哦,是嘛,不过你是否知道……”莫尔蒙挑了挑眉,“真正要求设计陷害
绿林骑士团的人正是我莫尔蒙?”  听了这话让琳蒂斯身体不住颤抖,她低着头死死地咬住嘴唇,牙齿深深陷入
唇肉之中。“是的,我知道。”她一字字地说完。  “真是个明事理的女孩啊,果然不亏是我们同盟国的骄傲。”莫尔蒙嘿嘿
笑,“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来,主动一点,向我表示点什么。”他坐在床上
一动不动。  “求求你,不要再这么污辱我了。”琳蒂斯的头垂得更低,声音小到几乎听
不见。  “污辱,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个被千万人上过的
婊子公主,记住自己的身份。”他张开双手,“来,向我献媚,取悦我,你不就
是准备这么做的吗?”  “可是……可是……”一想到要自己主动去向陷害自己的敌人宽衣解带,女
孩就陷入挣扎矛盾的漩涡。  “下不了决心?那么就请走吧……”莫尔蒙还是端坐不动,狞笑着盯着琳蒂
斯,女孩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这点他很明白。  “你是个恶魔!”琳蒂斯轻轻骂了一句,然后悲哀地闭起眼睛,慢慢地脱下
外衣,然后一点一点地将胸衣解开,没有了衣服的束缚,女孩胸前坚挺的双峰一
下从衣服中弹出,骄傲地挺立在胸前,琳蒂斯的乳房原本就坚挺,如今受到药物
改造之后大了很多,却仍然丝毫不下垂,即使连莫尔蒙这样阅女无数的男人,也
不禁露出了赞扬的神色。  “你应该低声下气地求我喔,小母狗。”莫尔蒙倒是毫不动怒,一点点的倔
强就好像料酒,可以让即将入口的佳肴变得更加美味,这点他很明白。“你曾经
三次拒绝我,这是给你的教训。”  “咳……”琳蒂斯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认命似地点点头,“我知道了。”说
完,她将手伸向腰际,然后抓住裙摆,两只纤细的玉手不住颤抖,终于经过一番
挣扎之后,她慢慢褪下了那件象牙色的衣裙,露出了修长美丽的大腿。  然而莫尔蒙还是毫丝不动。  “他竟然要我主动去诱惑他。”琳蒂斯无力地想着,尽管被无数人凌辱过,
但绝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担当受虐体的角色,主动诱惑男性对她来说还是十分陌
生。不过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女孩只能慢慢走上前,叉开双腿尽力摆出淫
荡的姿势来试图吸引眼前的男人。  但莫尔蒙就像石化一般牢牢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难道,他要我当着他的面自慰?”一瞬间,琳蒂斯忽然明白了莫尔蒙变态
的想法,曾此在同盟国,尽管阿塞蕾亚的影响力远远比不上奥伯伦,但是作为同
盟国的骄傲,琳蒂斯的地位却要高于绝大多数的王族,所以即使是奥伯伦的亲
王,莫尔蒙仍然必需对自己仰视。但如今就不同了,故国已经沦陷,而奥伯伦却
成为西方前线上最重要的核心力量,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周边诸国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琳蒂斯又对自己妥协了,反正早就是残花败柳之身,即使被作贱
又如何?于是她慢慢将右手伸到叉开的大腿缝隙处,一点一点颤抖着拨开那道粉
红的裂唇,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去,沿着内部的肉壁慢慢抚动。药物让她的身
体变得敏感,原本一点点的碰触就能让她受到排山倒海般的冲击。  “再卖力一点。”莫尔蒙继续说道。  琳蒂斯咬咬牙,只能将腾出的左手慢慢上移,然后从下边托住自己那坚挺的
左乳,一点一点抚摸、刺激。身上的敏感部位遭到刺激,快感迅速袭上她的全
身,很快她的乳头和阴蒂就出卖了她。  “继续,继续,我没说停下就不准停下。”莫尔蒙命令。  这对于几乎被快感支配全身的琳蒂斯来说,是道残忍的命令。她无法拒绝,
只能窘迫地在自己曾经的敌人,杀死自己臣民的凶手面前屈服,用无比淫荡的姿
势套弄自己,去献媚无对方,承受对方的视奸。  每一次双手的动作就是一股巨浪,让她在快感和羞耻的海浪中摇摆,她紧紧
地盯着莫尔蒙,看着对方的表情,她好想看到对方示意自己停下,但却等不到丝
毫的反应,只能一次又一次被迫用自己的双手折磨自己,亲手将自己推入罪恶的
深渊……最后,银白色的液体从女孩胯下流出,她高潮了。  “哈哈,真没想到昔日高贵纯洁的蓝宝石公主,竟然在我这个仇人面前自慰
到高潮啊,果然是被万人骑的婊子公主,真是淫荡。”他哈哈大笑起来。  “不,求求你不要再看了。”琳蒂斯哀求道。  “哈哈,接下来才是快活的时候呢。”莫尔蒙站起身子,突然伸出手将琳蒂
斯一把扔到床上,然后扑到她身上,亲吻她的乳房,“阿塞蕾亚,不,整个西方
诸国最迷人的公主,终于是我的东西了。”  莫尔蒙的动作粗鲁并带着疯狂,他甚至轻微地撕咬住琳蒂斯的乳头。但女孩
只能忍住疼痛,尽力挤出一点笑容,“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莫尔蒙的女人
了,你……你会保护我吗?”  “你,还是你的国家?”莫尔蒙笑着将手伸进女孩的私处,不断套弄,“你
的那点心思我早就看穿了,你需要我支持你,拥护你回归身份,而这必须要他国
的支持,我在奥伯伦握有兵权,只要我有所行动,即使是我哥哥奥伯伦国王也无
法制止。”  “求求你,我需要你帮助我。”男子的阳具已经进了入女孩的身体,开始运
动起来。琳蒂斯呻吟着,双手紧紧抓住被单,“我们缇纳尔家族的所有直系血亲
都死了,如今我是阿塞蕾亚城的第一继承人,只要你接受我……啊……啊……”  “那么我就是阿塞蕾亚的代理城主,然而如果我们有了后代……”莫尔蒙边
补充边突进,他伸手抓牢琳蒂斯美妙的臀部,大力冲刺,“然而你真的愿意牺牲
这一切?让阿塞蕾亚城头升起我们奥伯伦的旗帜,阿塞蕾亚的人民穿上奥伯伦的
衣服,进驻奥伯伦的军队?”  “求求你,救救他们,也救救我……”琳蒂斯死死抱住莫尔蒙宽大的腰际,
不断哀求。  “但这有风险。”莫尔蒙继续突进,呼吸突然变得急促。  “求求你,我没有别的选择了。”琳蒂斯流着泪迎合面前的男人,美丽的身
体随着男子的动作而上下晃动,“只要你答应,我就是你的人了,阿塞蕾亚也是
你的……你将不在你哥哥之下……只要你答应。”  “著名的阿塞蕾亚王城,同盟国最珍贵的公主……”莫尔蒙喃喃自语着,然
后随着高潮的来临将激情的种子注入了琳蒂斯的体内。爆发之后,女孩的身体很
快软了下来,她倒在男子怀里。莫尔蒙紧紧抱住这具妙不可言的肉体,做出了决
定,“这两样东西,我要定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琳蒂斯突然如释重负一般痛哭起来,两行热泪从她的脸庞
上流下。可惜奥伯伦的亲王莫尔蒙似乎并没有真正明白,琳蒂斯痛哭的理由……  ……     ***    ***    ***    ***  “想不到公主真的把这弄到手了。”加兰愣愣地看着手中的信件,这是一封
经过层层包裹的信,在上面印有奥伯伦王室的印章。  “我真没想到,奥伯伦亲王竟然会同意签署这份协议。”波隆吃惊地看着信
件,“奥伯伦亲王莫尔蒙向来颇负盛名,但他实在不应该在这种时候……不可能
是为什么公理和正义,莫尔蒙从来视之为狗屎……难道说……不,不可能的!”  骑士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  “不要怀疑,就是你想的那样。”马文点点头,“仔细想想,除此之外还有
什么能够让奥伯伦亲王动心?”  “但,但他万万没有必要冒险……”  “因为我们的公主是最棒的,不是吗?其实只要她愿意,可以俘虏任何男
人……不过算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拼了命都要将这份宝贵的协议送去她哥
哥卡米尔王子手中,这是公主用自己最后的尊严换回来的。”  “不,公主她怎么能如此作贱自己?”正直的骑士似乎拒绝相信,“莫尔蒙
亲王的年纪足以做她父亲,而且在私生活方面名声一直不好,传闻中他的私生子
多如牛毛,还素来有强暴民女的恶名……”  “因为她没有任何选择了,她已经将自己剩下的所有东西都押了进去!”马
文握紧酒杯。  “但,但是……”  “不用但是了,最近开始城门口的检查越来越紧,整个塞拉曼在酝酿着什
么,不过我们先不要考虑这些事情了。因为我们没有信鸽和渡鸦,所以必须要确
保这复国的关键能够确实地交到王子手中,加兰你马上准备一下,立刻出城。”  “好的,我明白了。”加兰看着信件,小心翼翼地收起来,“那么你们
呢?”  “我暗暗调查过了,除了奥伯伦亲王之外,还有其它几个阿塞蕾亚的周边国
家派了特使前来。你们想想,劳伯斯为什么对绿林骑士团这么执着,公主早被他
牢牢掌握在手中,只要他有心,公主再聪明也翻不出任何花样。”  “绿林骑士团当中有很多都是阿塞蕾亚的旧臣……”波隆点了点头,“你的
意思是说,真正关心绿林骑士团的不是劳伯斯本人,而是奥伯伦亲王?他们想要
染指阿塞蕾亚?”  “小伙子变聪明了嘛。”马文笑了笑,“恐怕其它几个国家前来的目的都是
同样的。”  “这群落井下石的小人!”加兰一拳重重地击打在了桌上,“这群人怎么能
如此趁人之危,他们的荣誉何在?”  “荣誉?”马文嘿嘿笑起来,“国王只会在乎他们的土地和权力,只有你们
这群骑士会在乎狗屁荣誉!”  “你说什么?”加兰站了起来,“难道你不是阿塞蕾亚的骑士?”  “笑话,我才不在乎这狗屁骑士称号。说实话,你们这些骑士老爷里又有几
个人真正认可过我?”  “因为你是个罪犯!你凭什么拥有荣誉?”加兰吼起来。  “是的,因为我是囚犯,因为我长着一张囚犯的脸,所以你们处处提防
我。”马文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你还是个杀人犯,你甚至杀死妇女和儿童!”加兰一把抓起他的颈口,把
对方提起来。  “……”面对质问,马文愣了一下。  “你想否认?”  他只是冷笑了一声,“是的,我杀过。”  “你混蛋!!”加兰想一把抢过对方的佩剑,不料却被拦了下来。  “住手!!”马文拨开对方,男子原本嘲讽似的笑容突然变得深沉起来,他
紧紧地握住剑柄,“我警告你,这把剑是琳蒂斯公主亲自授予的,除了公主殿下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取走它。”  “公主……”两人睁大了眼睛。  “哼!”他一把甩开对方,“坦白说我根本就不在乎这狗屁骑士称号,但请
你们记住一点,我的骑士称号是琳蒂斯公主殿下在众人面前当众授予的,公主亲
自为我涂上圣油,用利剑轻点我肩头,难道你们想要否认公主的权威?”  “不……”  “真难以相信公主竟然会让你这种人成为骑士。”波隆摇了摇头。  “无论你们是否愿意相信,这都是事实。”马文耸耸肩。  “我相信公主……但有人说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儿,难道一切都是诬陷?”
波隆问道。  “你一定是童话故事看多了,原本善良的男人因为受到奸人的诬陷而入狱,
然后美丽的公主赐给他公正和荣誉?”他哈哈大笑,“没错,我是杀了我的妻
子,她和某个领主大人通奸,然后联合我亲生的儿子来加害我……人们相信领主
大人,而不相信我,因为我长着一张奸人的脸,所以我只好杀了那个女人,知道
吗?我杀她的时候,她正在领主大人的房间里,两腿下边还是湿的。”马文喝了
口酒。  “你只杀了自己的妻儿?他们还说你杀了更多人。”波隆还带有一些侥幸。  “那也是真的。”谁知道对方满不在乎地点头,“然后我带了点钱财逃了出
去,不过没有过多久就被另一个不认识的领主强征入队,然后举起简陋的锄头、
小刀走向了战场,第一次尝到了战争的滋味。你们是骑士一定知道,战争的滋
味……对一部分人来说,只需一次就足以让他们崩溃……但是我坚持了下来,我
看着带领自己上战场的领主被砍倒,然后新的领主站出来宣布拥有我,然后拿起
那破旧的武器又接着战斗。受的伤刚刚愈合一半,就马上负上新伤,从来吃不
饱,还经常因为喝了脏水而生病,屎尿都拉在裤子里。”  “……”  “我为领主而战,领主却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他们只会威风凛凛地高声呼
喊,要求我们列好阵形为他们而战。直到有一天,对面那些全身铁甲,看不见脸
的骑士轰鸣着冲过来的时候,我崩溃了,逃走了。因为我知道即使自己活过这第
十次战役,也很可能在第十一次战役中死去。”  “所以你成了山贼?”  “是的,不过如果你和我一样,就会觉得这并不可耻。因为此时所有的伦理
道德观念都已经消失了,什么国王、领土和神明,对我来说都远不如一块馊掉的
肉,或者一袋劣酒。好歹肉能让我多活一天,酒能让我淹没恐惧,国王和神明能
带给我什么?这种生活今日不知明日,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人活着和野兽没什么
区别。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选择做山贼?杀别人至少比被人杀要好。”  “然后你就被抓去了流刑岛?”  “是的,流刑岛的监狱你们无法想象,永远见不到天日,只有臭气和阴冷为
伴。当时我憎恨,憎恨这个残酷的世界、不公的命运,憎恨一切。接着我就看到
了琳蒂斯公主……我发誓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人儿,那天她穿一身洁白的法
衣,像个圣洁的天使,来到了这个漆黑的地狱。她注视着我们,倾听我们的心
声,用细语安抚我们……我至今都忘不了她当时的温柔,她甚至长跪在牢笼中,
连续三天三夜为我们向天上的诸神祈祷,希望以此减轻我们的罪过。”  “然后公主宽恕了你们?”  “不,她没有宽恕我。她只是伸出手,问我希不希望再活一次……她说生命
是最重要的东西,人活下去才会有未来,过去的错误必须由自己来弥补,只有真
正勇敢的人才敢于直面过错……然后我就单膝下跪,成为了公主的骑士。”  “我不知道……你竟然。”两个人齐声感叹起来。  “别误会,我没有想要博得你们的同情,就如同我至今也没有原谅这个世界
一样……但是琳蒂斯公主拯救了我,救赎了我。所以我忠于公主,我不是阿塞蕾
亚的骑士,却是琳蒂斯公主的骑士,明白了吗?”  “嗯,或许我们不该一直提防着你。”波隆发出了歉意的微笑。  “我也一样,虽然我们经历各不相同,但生命却同时拐到了一处。不过…”
加兰苦笑,“不过我们却同时又被公主流放了。”  “难道你相信公主真的是想要流放我们?”加隆说道。  “哪里。”加兰点点头,“即使是像我这样的粗人,也能明白公主的心意。
公主她……只是想借此保护我们罢了,公主她似乎已经踏出了不能回头的一步,
有些东西,她认为自己应该一个人承担……她不想拖累我们。”  “而且公主她真聪明……”骑士苦笑着喝下一杯酒,“她聪明地让我们根本
无法拒绝。”  “她是个好人,总是把噩梦留给自己。”  “阿塞蕾亚和公主,我们只能选择一个吗?”加兰也吞下了酒。  “哼,真是单纯呢……但或许公主身边真正需要的是你们这种人吧?”马文
忽然站起身,神情无比严肃,“波隆,加兰……我想请求你们一件事情。”  “请求?”两人回过头。  “公主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阿塞蕾亚,所以我们不能辜负她,一定要帮忙完
成公主祖国的复兴。”  “我们知道,这还要你说!”加兰重重地捶地桌面,抉择虽然苦涩却没有选
择的余地。  “接下来才是我要说的。”他放大声音,“虽然会有生命危险,但我希望你
们完成任务之后再回到公主身边,她现在的情况连我也看不下去了,身心俱残,
濒临崩溃,所以此刻一定需要有人支撑着她、安慰她,绝不能放任她不管,因为
她已经把自己逼向了绝路!”  “你怎么知道,难道……?”  “不,一切只是我的猜测而已。”骑士摇摇头,“所以我希望你们答应我,
等完成任务就立刻回到公主身边,支撑她站起来……另外,如果再发生了什么事
情,到那时请一定要仔细看着公主的眼睛,她的眼睛会说话。仔细观察,然后了
解她……公主内心还隐藏着什么愿望,只有知道了这些才能真正帮到她,我没有
做到这一点,但希望你们能做到!”  “我们一定会的。”骑士郑重地点头,“但听你的言词,为什么将你自己和
我们割裂开来?”  “因为我是个坏人……”他微微一笑。“我或许天生就是个罪犯的角色,所
以有件事情由我来做最合适不过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突然间,波隆觉得全身无力,软了下去。  “你,你为什么这么做?”加兰也同样处境,显然马文在他们的酒里混进了
什么。  “因为我是个坏人。”他重复,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因为我很软弱,因为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不忍心看着公主一次次经受折磨,悲不欲生……也无法原
谅自己为了阿塞蕾亚而牺牲公主,她明明已经受不了了,我却还必须逼着她去完
成自己的使命,难怕这一切都是对的……我已经受够了这种负罪感,所以我选择
了逃避……”  他走到门前,停了下来。  “所以今后这种负罪感就要由你们两个承担了。”他打开门,“看,我多邪
恶?”  ……     ***    ***    ***    ***  塞拉曼西边的沙漠,终年被烈日所笼罩,触眼所及的都是连绵不绝的沙丘,
只有零星的几只仙人掌成了这片黄沙大漠唯一的点缀。然而在这片没有人迹的大
漠之中,却有一伙披着宽大斗篷的旅人行走在其中,他们爬上一座较高的沙丘,
然后停了下来。  “这片沙土太大,也太炎热了,好像根本走不到尽头一样。”其中一个人抱
怨起来。  “所以才能成为塞拉曼城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当地人带路,恐怕军队也难以
穿越这片沙漠。如果想要攻打这座城市的话,只有通过水路,然而水路却有他们
强大的舰队把守。”领头的年轻人笑着递过一个水袋给他的部下,“这里还有点
水,尽管喝吧。照着地图的方向,再过不久我们就可以到达一个绿洲,那时候可
以休息一下,再见一见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我们真的可以信赖他吗,卡米尔王子?”  “嗯,他自称是我们阿塞蕾亚的骑士,不过我不太记得他的名字……无论如
何,他手中握有我妹妹的情报,我绝不会放任不管的。”  “现在琳蒂斯公主的传闻充斥着同盟国每一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成了人们谈
论的焦点。而他们口中讲述的事实却又都不尽相同,但尽管流言纷纷,有一点却
是相同的,那就是公主成了那些下流玩笑的女主角。”部下看了王子一眼。  “难道你相信这些流言?”卡米尔不为所动。  “不,琳蒂斯公主一直以来都是我们阿塞蕾亚的珍宝,她的品行和美德为所
有人见证,在下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但坦白说,那些从塞拉曼逃出来的难
民,他们的所言所行都太过真实,甚至连法拉米娅和布雷斯特也发出了联合声
明……”  “那是一场骗局,一切都是布雷斯特的王妃安塔娜在搞鬼。打从一开始琳蒂
斯的婚姻就不受到布雷斯特王家的祝福,安塔娜王妃更是不惜一切从中作梗,想
要摧毁这桩婚姻,因为我们阿塞蕾亚的国力远远无法和轴心国的布雷斯特匹配,
以前国家还存在的时候尚且如此,现在更不必说了。  “但是雷恩王子和伊莉亚公主……”  “伊莉亚闭门不出,雷恩又久居前线,从他们一系列奇怪的反应来看,他们
三个人在塞拉曼必定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一定要去弄个明白。”  “但这实在是太冒险了,如果殿下有什么闪失的话。”  “没关系,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妥当了。阿塞蕾亚幽灵战士的传闻沸沸扬扬,
每个人都在打探我的行踪。”  “现在正是王子殿下你现身起义,高举我们阿塞蕾亚复国大旗的时候啊。”
部下如此建议。  “不,恰恰相反。”卡米尔摇摇头,“现在战争仍然处于胶着状态,西方同
盟的诸国国王纷纷都在衡量得失,以避免自己在紧要关头站错队。现在这种情况
起兵,同盟诸国只会冷眼旁观,而我们现在拥有的军队数量是绝对无法抗衡帝国
正规军的。”  “但布雷斯特呢?雷恩王子是殿下的好友,他一定会同意帮助殿下复国
的。”  “不,现在不能指望布雷斯特。原因有两点:首先雷恩率领的布雷斯特——
法拉米娅同盟军是与帝国抗战的核心力量,他们处在战场的第一线必定无力顾及
我们。第二点是我如何避开帝国的眼线,经过这近一年的时间他们想必已经猜到
了幽灵战士的身份,此刻一定布下了天罗地网引我进他们的圈套。”  “那么这样的话……”  “帝国虽然攻入我们同盟国的腹地,但在雷恩率军反击之下,他们战线也相
当吃紧。你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驻军从我们阿塞蕾亚撤出,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现在就是一个耐心的比较,他们布下了层层圈套引我上钩,只要我一旦举兵
出现,他们潜伏的力量就会倾巢而出。到时候迎接我们的只有失败一途。”  “所以……”  “所以我只有反其道而行之,帝国对幽灵战士的身份仅限于猜测,他们无法
真正确定。这时候,如果我突然消失的话,势必会让早已布下圈套的他们大为迷
茫,他们猜测我的行动,原本的计划也会停滞,这段时间我们可以用来积蓄反抗
力量。”他顿了顿,“同时还有一点,也是我多次提醒过你们的一点,我非常承
认并且感激你们的热情和勇气,但单凭感性无法战胜现实,你们总以为自己能够
以一挡十,但事实却相反,面对帝国精锐能以一挡十的反倒是他们。坦白说,我
已经越来越无法抑制你们的抗战热情了,但我们一旦起兵,结果几乎就是注定
的。所以如果此时我突然失踪的话,或许能让你们的头脑冷静一下。”  “王子……”一旁的部下张大了嘴巴,久久合不拢嘴,“在下从来不知道殿
下心思如此缜密,你考虑的比我们都要多。在下现在相信,只要跟随在殿下身
边,我们阿塞蕾亚必定会有复兴的一天的。”  “不,如果我真有这么理性的话,如今就不会站在这里了。”王子苦笑着摇
摇头,“琳蒂斯的传闻绝非空穴来风,但她是从小跟着我长大,至亲的妹妹,我
实在是放不下自己曾经最爱的亲人如此沉沦,所以此刻我才站在这里,无论花什
么代价,我都一定要救出她。”  “那些传闻……公主此刻想必一定非常痛苦吧?”  “嗯,坦白说关于她的传闻每多出一件,我的心就一阵绞痛。”王子抬起
头,捂住胸口,“有时候我真憎恨我自己的无力,如果我没有在会战中失败的
话,阿塞蕾亚就不会沦陷,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死于非命。然后我隐姓埋名,暗
中积蓄实力……慢慢地,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甚至连琳蒂斯,我至亲也是
最爱的妹妹,一步步沉沦,在她最需要呵护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甚至连起码
的安慰也做不到!”  “殿下请不要这么自责,我们每个人都明白你心中的痛苦,这是万不得
已。”  “是啊,万不得已……”卡米尔慢慢说道:“其实我并不后悔或者迷茫,但
如今总算有了这个机会,我就算拼死也要救出我的妹妹,你们愿意协助我吗?”  “殿下。”部下似乎还有迟疑,“但是如果琳蒂斯公主真的成为了传闻中
的……婊子的话……“  “婊子……”卡米尔无力地笑了笑,“如果,如果我对你们说琳蒂斯即使真
的成了婊子,她不再纯洁,但我仍然愿意接纳她,迎接她回国的话,你们准备怎
么做?”  “可是……殿下你这么做势必会影响我们阿塞蕾亚的声誉,而且传闻还说她
亲手杀了自己的姐姐,妮娜公主……弑亲者为天理所不容啊!”  “弑亲者,必遭咀咒吗?”卡米尔忽然有些触动,自顾自地摇头苦笑,“有
时候,我真为我妹妹感到悲哀,她从出生的一刻就被赋于了各种烙印,她整整二
十年的生命都是在为了阿塞蕾亚甚至整个同盟国服务,人们需要什么,她就扮演
什么,一直默默地履行着自己的责任和义务,结果到头来却连这点信任和宽容都
得不到吗?别忘了,她只有二十岁,她也是个女孩子!你们凭什么将这么重的责
任交给她?”  “但,但公主和其他人不一样啊,她是诸神的宠儿,我们阿塞蕾亚的蓝宝石
公主,同盟诸国的骄傲……”  “哼,也难怪你们会这么想。琳蒂斯有时候太过温柔了,她总是在勉强自己
做一件又一件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却从来不在众人的面前表现出沮丧。你仔细听
着,琳蒂斯和其他女孩子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她也会哭,也会逃避甚至绝
望,但这一切她只会躲起来独立一个人承担,或者在我和雷恩面前哭诉!”王子
顿了一顿,“你知不知道,甚至她蓝宝石公主的称号,其实也是父王和同盟国特
意授予的,其目的只是为了对抗那个早她一年诞生的、东方帝国火吻而生的红宝
石!难道这样的人生是幸运的?”  “这……”部下说不出话来。  “而这一切,琳蒂斯都接受了,而且她做的比所有人都好。然而讽刺的是,
所有人都赞美她,把她称为爱与美的代言人、淑女的典范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
试图去真正理解她,听听她的心声,你们想要的仅仅是那个你们幻想中的蓝宝石
公主罢了。现在她沉沦了,再也无法成为你们心目中幻想中的形象的时候,你们
就想毫不犹豫的抛弃她了,是不是?”他吼出来。  “不,殿下。”部下吓得退后一步,他从来没有想到一直冷静温和的王子竟
然会这么失态,“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但我不会这么做。”卡米尔一字字说道:“琳蒂斯是我妹妹,她不是什么
蓝宝石公主,在我眼里她就是那个从小依偎在我身边,最喜欢新奇玩意儿,天天
缠着我讲各种奇怪故事的妹妹。也是那个经常在巡礼过程中失踪,偷偷拉着我和
雷恩溜出去玩的调皮女孩。她是我最珍贵的宝贝,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
她,绝不会!”  “殿下,我很惭愧。”过了很久,部下才抬起头,“我很惭愧会有那样的想
法,仔细想起来琳蒂斯公主为我们所做的的确够多了,她是最棒的公主,我们实
在没有理由抛弃她。”  “哦,我说的也太多了。”卡米尔用手护住头部,“那些事情不要放在心
上。知道吗,我妹妹其实很傻,她一生都在为了别人,却迷失了自己。她一直都
没有什么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过有一点例外。她曾经有过一匹名叫‘班玻里
奥’的飞马,她和飞马心意相通,成了她最好的伙伴……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
只有骑上飞马,她才能真正翱翔在天空,不受任何拘束……她深深迷恋这种自由
的感觉,所以只要一有空,她就喜欢骑上班玻里奥飞翔在天空。“  “殿下。”部下静静地倾听着。  “然而那匹飞马最终还是死了……死于一场不幸的事故,如果真的是事故的
话。双翼被撕裂,无法自由飞翔的班玻里奥变得了无生趣,很快郁郁而死。”他
抬起头,“所以如果有可能,这一次我一定要满足她唯一也是最重要的愿望,那
是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只有我和雷恩两个人知道的秘密……”